比碳酸锂战略地位更高,为什么分析师突然集体看上了氢氧化锂

浏览:2921   发布时间: 08月24日

近日,随着国内氢氧化锂价格的一路走高,截至8月25日电池级单水氢氧化锂价格约12万吨,年内涨幅超130%,在这样的背景下,氢氧化锂正迎来分析师们的密集关注,分析师认为其未来溢价空间会大于同样火热的上游资源碳酸锂。

信达证券认为,在供需紧缺的格局下,预计氢氧化锂年内有望突破历史高点16万元/吨,冲击20万元/吨,同时氢氧化锂生产商可持续享受高溢价。

天风证券也指出,对于头部资源企业而言,氢氧化锂的战略地位远高于碳酸锂。在锂价持续上行,国内因缺少精矿锂盐产能利用率下滑的背景下,雅宝仍未在国内落地氢氧化锂加工厂;同时Pilbara与SQM选择舍弃眼下利润,进一步储备原料为氢氧化锂加工布局,合理说明了:高品质氢氧化锂远期将享合理溢价。

氢氧化锂是个啥?和碳酸锂有啥区别

氢氧化锂是一种强腐蚀性的白色晶体粉末,传统应用领域主要是玻璃陶瓷、石油化工等,但伴随全球高镍锂电池需求的升温,电池材料已成为全球氢氧化锂市场的核心驱动力。

根据使用原料不同,氢氧化锂生产主要分为“锂辉石制备氢氧化锂”和“盐湖制备氢氧化锂”两种路线,锂辉石可一步直接生产氢氧化锂,盐湖则需要先产出工业级碳酸锂后再苛化生产氢氧化锂。

简单说说碳酸锂和氢氧化锂间的异同。

氢氧化锂和碳酸锂类似,都是锂盐,二者都是生产锂电池正极材料的锂源,处于锂产业链的中游冶炼加工环节。

不同的是,目前碳酸锂主要用于生产磷酸铁锂和三元材料中的中低镍正极材料上(NCM 111、523以及部分622),而氢氧化锂主要用于生产三元材料中的高镍正极材料(部分NCM622,全部的NCM811、90505以及NCA)。

海外电池厂以高镍三元电池为主,中国三元电池高镍化趋势也在加速,随着新能源汽车销量的超预期增长,信达证券预计全球动力电池对氢氧化锂的实际需求量将从2020年的6万吨左右将提升至2025年的58万吨,高镍三元电池正推动氢氧化锂需求高速增长。

氢氧化锂的战略地位远高于碳酸锂

透过海外市场中报季,天风证券观察到以下几个现象:

1)雅宝迟迟不敲定中国氢氧化锂厂。雅宝在其中报电话会中指出,公司集中于在中国收购氢氧化锂加工厂,若能落地加工厂将迅速复产Wodgina为其配套精矿资源。

21250美元/吨的精矿拍卖价格下,Pilbara仍将精矿运输至韩国为其氢氧化锂加工厂做储备。Pilbara目前为全球精矿散单第一供应商,完全可以将自产精矿以高价拍卖,但年内仍两次将精矿运输至韩国为其合资氢氧化锂产线(与Posco)做准备。

3)SQM明年新增产量中的一半将用于储存,同时积极布局氢氧化锂。SQM本可以将碳酸锂售卖,但选择将新增产量存留一半为远期氢氧化锂产线储备。

天风证券对此表示,在锂价持续上行,而国内因缺少精矿锂盐产能利用率下滑的背景下,雅宝仍未在国内落地氢氧化锂加工厂,同时Pilbara与SQM选择舍弃眼下利润,进一步储备原料为氢氧化锂加工布局,合理说明了:高品质氢氧化锂远期将享合理溢价。头部资源商在当下储备原料为后续氢氧化锂产线备货,意味着长周期看高品质氢氧化锂将享受比碳酸锂更有竞争力的价格优势。

信达证券也认为,在供需紧缺的格局下,氢氧化锂生产商可持续享受高溢价。对于利用锂辉石生产高端氢氧化锂的企业,可以通过跟国际电池大厂签订长协保证一定盈利空间;对于通过碳酸锂苛化生产氢氧化锂的企业,可以保证相对碳酸锂的溢价。

氢氧化锂价格有望创历史新高

根据信达证券对全球氢氧化锂供需边际增量的测算,2021-2023年供需整体处于紧平衡状态,2024年后供应缺口将加大,但氢氧化锂真正的供应瓶颈不在冶炼环节,而在于资源的供应。

除了几家盐湖企业,其他利用锂辉石生产氢氧化锂的企业均受制于锂辉石资源的供应,尤其国内的二线生产商,控制的锂矿资源有限且包销的量也较少,导致实际的产能利用率较低。这一现象在2021下半年至2022上半年将更为明显,因此这期间的氢氧化锂实际供应情况可能比预期的更为紧张,氢氧化锂价格将在此期间加速上涨,信达证券预计年内有望突破历史高点16万元/吨,冲击20万元/吨。

相关标的方面,信达证券指出氢氧化锂产能大且锂资源自给率高的企业包括:赣锋锂业、天齐锂业、雅化集团、天华超净、中矿资源等。

附上氢氧化锂核心标的极其产能情况如下表: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

*风险提示:股市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主营产品:其他储运设备及配件,其他传质设备及配件